「寡婦理應受苦,克己守貞至死,喪夫後守貞的妻子可以上天堂,不貞的女子,來世會轉生為胡狼。」

 

 001.jpg

 

這是電影「禍水(Water)」開始時的一段文字,出自印度聖經、也是印度種姓制度根源的摩奴法典(The Laws of Manu),清楚且明白地帶出了這部片的主題。
在傳統的印度教中,女人只是男人的附屬品,而寡婦,則是被視為不幸與不潔的象徵,受人鄙夷。當丈夫死去,做妻子的只有3種選擇:與丈夫一起火化、改嫁給丈夫的兄弟、或是進入寡婦之家守貞。這種看起來像是數百、甚至數千年前封建帝國社會才會有的思想,卻在已經邁入21世紀的現代化印度社會中,持續且頑強地被把持著。
「禍水」所講述的,正是這樣一群被遺忘在恆河邊寡婦村的女人們,令人心酸且動容的故事。她們有些人選擇默默地接受命運的安排,打算在寡婦村裡孤老而終,而有些人,則始終忘不了村外空氣甜美的氣味,仍對未來懷抱著憧憬。
故事開始於寡婦村一位新到、名叫秋雅(Chuyia)的寡婦,她只有8歲,來到寡婦村,是因為她70歲的丈夫在婚禮後沒幾天就蒙主恩寵了,而她也就被迫開始了荒謬至極的守寡生涯......

 

12.jpg 

 

我到現在依然還記得,秋雅的父親問秋雅:妳記得你結過婚了嗎?秋雅困惑地搖搖頭。之後,父親告訴秋雅:妳丈夫死了,妳成了寡婦。秋雅天真地抬頭起來問父親:那寡婦要當多久?
又有一幕,秋雅看了看四周,不解地問身邊的寡婦:那守寡的男人們都到那裡去了?
對一個8歲、連結婚的實質意義都還搞不清楚的小女孩而言,更是無法理解什麼叫「守寡」,也不知道為什麼同樣身為人,男人和女人的地位和所受到的對待,差距竟然是那麼的大。
整部片中,導演一直試著用最單純、尚未被社會及宗教「洗腦」的小秋雅的眼睛,挑戰印度社會傳統的價值觀。赤祼地讓人不寒而慄,同時也令人心酸。

 

11.jpg 

 

片中唯一的歡欣與鼓舞,來自年輕貌美的寡婦卡麗安妮(Kalyani)。
她和秋雅的命運如出一轍。9歲時,因為丈夫過世而被送到寡婦之家,然而,在那之前,她連丈夫的一面都沒有見過。諷刺的是,理應被要求克己守貞至死的卡麗安妮,為了賺取微薄的生活費,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必須被迫出賣自己的肉身,為上流社會(婆羅門階級)男性提供性服務。
男主角納拉揚(Narayan)的出現,為卡麗安妮帶來了希望與光明,同時,卻也有如命中注定般地造成了她的悲劇。
看著卡麗安妮一步步走向河中,我的心也跟著碎了。卡麗安妮何錯之有?她的錯誤,就是出生在印度這樣一個男女極端不平等的社會,就是身為寡婦卻還不死心地渴望自由的空氣,就是相信世間還是有真理有希望,就是天真地以為虔心侍奉的黑天大神會聽到她真心的祈求。

 

10.jpg 

 

相較於秋雅的批判角色及卡麗安妮的愛情救贖,另外一位寡婦莎肯塔拉的生命覺醒過程,則是我認為本片最精彩的部份。
莎肯塔拉的角色其實一開始並不是那麼突出,感覺起來就和寡婦村裡其他的寡婦們沒啥倆樣,日覆一日且亳無怨言地過著身為寡婦應有的生活。然而,隨著劇情慢慢發展,她的形象逐漸變得清晰、鮮明而強壯。那雙原本看似平靜且順從的眼底深處,其實也隱藏著濃厚的不安與悸動。
上師:你負責這個儀式也有好幾年了,這些年的犧牲奉獻,妳覺得自我解放比較有望了嗎?
莎肯塔拉頓了許久,才靜靜地回答:假如說,自我解放的意義,在於脫離世俗的慾望,那麼答案是否定的。
上師:不論遭遇什麼情況,千萬別喪失自己的信念,絕對別放棄自己的信仰。

當然,對於從小以來就賴以生存的社會禮俗與宗教規範,她不是沒有掙扎、困惑與不安。
上師:甘地這樣的人世上少見,他遵循自己的良知行事。
莎肯塔拉:可是當良知和自己的信仰違背時,該怎麼辦?

最終,是甘地的一席話解放了她:一直以來,我以為神就是真理,但到今日我才明白,真理才是神。

看到莎肯塔拉一邊跟著已啟動的火車狂跑,一邊使勁地把秋雅交給火車上的人。那一刻,莎肯塔拉體認了什麼是真理,什麼才是生命中最真實的本質,她的醒悟,已然超出宗教、社會、性別及所有世俗表面給予的種種限制與約束,為所有在印度遭受到以宗教之名,實則為經濟因素之考量,被極端不公平對待的婦女們,帶來了希望與勇氣,是最令人感動之處。
只是,在送走秋雅之後,她眼神中「接下來,我該何去何從?」的疑問,卻又不敢令人多想。
畢竟,現實是殘酷且無情的。1930年代,甘地以不合作運動,成功地帶領印度脫離英國長期的殖民統治,至今仍被尊稱為印度的國父。他的勝利及主要信念 - 「真理之路(Truth Force)」,儘管影響全球民族主義者和那些爭取變革的國際運動頗深,但卻無法將女性從印度社會中那堆早己腐敗且發出惡臭的陋習中解放出來。根據影片最後的統計資料顯示,一直到2000年,印度尚有3,400萬名寡婦,而她們的處境,依然沒有獲得多大的重視與改善。

 

13.jpg 

 

「禍水」因為挑戰印度社會行之千年且根深蒂固的價值觀,一度被認為是「道德的褻瀆」,開拍時曾經引起軒然大波,一些印度教的極端份子更以燒毀底片和電影佈景等做法,決意阻止影片的進行,使得拍攝工作不得不暫時終止。
但在5年後,導演蒂帕梅塔(Deepa Mehta)將「禍水」偽裝成另外一部片,更換了演員,並將拍攝地點移往斯里蘭卡,秘密地重新開始運作。
感謝蒂帕梅塔,因為她的努力、堅持、不畏強權及惡勢力,「禍水」才得以展現在世人面前,外人也才有機會一窺印度金碧輝煌背後的黑暗。

目前這部片在一般的DVD租售店和圖書館都可以借得到,強力推薦。

 

More Information
「禍水」官方網頁  http://www.j-ent.com.tw/water/
聯合新聞網專題報導,裡面還有好些連結及深度影評 http://stars.udn.com/star/StarsContent/Content8321/
綱友觀後心得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legend1976/3/1268470618/20060506020120
所以圖片皆取自「聯合新聞網專題報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mille1240 的頭像
Camille1240

Camille 碎碎唸

Camille124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企一甲 第一組 002 金x琪
  • 1.「莎肯塔拉」:在劇情的一開始並不是那麼突出,給人的感覺就和寡婦村裡其他的寡婦們一樣,一天過一天亳無怨言及抱怨地過著身為寡婦該有的生活。
    然而,隨著劇情慢慢發展,她的形象及狀態逐漸變得清楚、清晰。那雙原本看似平靜且順從的眼底深處,其實也隱藏著濃厚的不安與悸動。
    上師:你負責這個儀式也有好幾年了,這些年的犧牲奉獻,妳覺得自我解放比較有望了嗎?
    莎肯塔拉頓了許久,才靜靜地回答:假如說,自我解放的意義,在於脫離世俗的慾望,那麼答案是否定的。
    上師:不論遭遇什麼情況,千萬別喪失自己的信念,絕對別放棄自己的信仰。
    當然,對於從小以來就賴以生存的社會禮俗與宗教規範,她不是沒有掙扎、困惑與不安。
    上師:甘地這樣的人世上少見,他遵循自己的良知行事。
    莎肯塔拉:可是當良知和自己的信仰違背時,該怎麼辦?
    最終,是甘地的一席話解放了她:一直以來,我以為神就是真理,但到今日我才明白,真理才是神。
    看到莎肯塔拉一邊追著已啟動的火車狂跑,一邊使勁地把秋雅交給火車上的人。那一刻,莎肯塔拉才真正體認到什麼是真理,什麼才是生命中最真實的本質!她的醒悟,為被極端不公平對待的婦女們寡婦們,帶來了希望與勇氣,是最令人感動之處。
    只是,在送走秋雅之後,她眼神中「接下來,我該何去何從?」的疑問,卻又不敢令人多想。畢竟,現實是最殘酷也最無情的。

    2.我選擇良知,雖然在信仰當中我們能得到相當的慰藉、赦免及原諒但在某些方面為了信仰而做的事情未必是好的事,可能傷害到別人也可能傷害到自己,或許在我們心中我們更需要的是良知。
    「神就是真理」這句話我解讀為我們崇拜的某個神某個偉人而他們所說所做都是我們應該要去追求應該要去追隨的;「真理才是神」這句話我解讀為我們因為某一個人的信念、話語及行為而改變了我們從以前到現在的錯誤觀念和不好的事,因為他讓我們更好更進步所以我們該追尋的是「真理才是神」絕非「神才是真理」。

    3.《另一種人生》孟加拉/塔絲麗瑪.娜斯林(1962-)
    「婦人們蹲在門檻消磨午後時光」這句我想到禍水裡在寡婦之家的情形,每一個人在坐在那而消磨時間過一天是一天的那種心境。
    「半裸地仰臥在硬木床」這句我想到卡麗安妮該是被要求克己守貞至死的寡婦,但因為麥杜大姊為了賺取微薄的生活費補貼寡婦之家的開銷及房租,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必須被迫地出賣自己的肉身,為上流社會(婆羅門階級)的男性提供性方面服務。
    「婦人們以大半生挑撿米中的石子」、「沒有人用兩隻手去觸探他們的心」這兩句可以看到寡婦之家裡有很多年紀幼小連自己是怎麼進入寡婦之家都不清楚的人們,他們用大半生大半輩子在那裏面度過,過著社會最低階最沒有自由最沒有選擇的生活,到老也就這樣默默地死去,沒有人記得沒有人在意更沒有人能懂他們的心情、心境。